福慧文化养生网
福慧私家武医学堂主办
帐号:
密码:

微信公众平台:wjw36935   微信:wjw36930

 手机:17620328768























       我们的网校

  我们的教学网店 

 个人微信:wjw36930

 手机:17620328768

 

 扫一扫关注我们公众号吧


视力提升班报名表.doc
40.0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浙江七日行(永康福慧学堂、辟谷、站桩(气功)、普陀、禅与道)

浏览数:266 

    浙江七日行(永康福慧童蒙学堂、辟谷、站桩(气功)

               普陀、禅与道) 作者:行道夕

    这是第3期辟谷班一位经络极其敏感学员的日记,值得一看!但她把我们学堂的名字写错了,呵呵!


                                                     

19日:

第一篇:

18日早上拉肚子没吃早餐,赶飞机,中午到义乌,直接转火车,火车站坏境很差,吃了包飞机上的花生,下午340火车才到,买了包饼干,6点半左右到永康。与同好聊天到晚上10点睡觉,朝南的地铺有点热,另一个在这当老师的女孩同睡,半夜摸到虫子,起来一看是大蟑螂,同住女孩比较淡定,在把蟑螂罩住后就又继续睡,我则又热又恐惧,睡得混混沌沌。

今天快5点女孩就起了,我继续睡,怕大家都起来,怕老师回来了还在睡,6点多干脆起床了,现在又困又饿。吃了昨天一包饼干剩的两块,喝了杯姜糖水。不知道要不要去吃顿早餐,老师还没回来,小 吴老师(回鉴 新浪博客)让我先看看二期李同学(蓝色星空 新浪博客)写的日记。

第二篇:
今天早上纠结吃不吃早饭,后来还是吃了一碗白粥和一个包子皮。昨天状态不合适,完全是拉肚、反胃,不想吃,晚上好饿,夜里还被吓着。今早起来,又饿又困,喝了在义乌买的洪太女人姜汤(红糖、生姜、红枣、枸杞、山楂、阿胶)。早上老师过来了,我说了下我的问题,老师说可能还是精力不够,练练气功后会好很多。
老师开始教气功基础,先通过手指长短变化试验让我们见识了意念的能力。我伸长得意念不强,回收的意念尽然让原本长的少短了一大截,奇妙!
之后教授如何服气,武火张口吞气,先吸入口、胸腔,在压入腹部,吐出废余气。我下压入腹部可能太快,有巨大冲击力,都疼!之后手、眼、脸都发麻,麻完后清爽起来,有精神了,奇妙!

下午站三角桩,又称金刚桩。第一次,坚持不了多久就好麻,老师说我可能属气感很敏感那类,并测试了我,让我闭眼体会,后来问同学发生了什么,整体上很准,感受到了老师的气,受到气的手比另一手凉。
第二次,也是没站多久就麻,后面体会到吸气时往外推手的力,圆弧似的,很好玩,只有在吐气特别极限时才有少许吸力。老师确定我属于对气功极敏感体质,说我非常适合学习气功。但是我没坚持多久,因为手肘以下手麻特明显,并且是分开的线路,眼、鼻、整个脑袋向上都很麻。我前后晃,有点耐不住,就自己放下手松下来,后来老师说时间不够就又重新起势,很快手又麻,之后就到时间了,一块练收势。

晚上,关了灯朝南站桩,回鉴带领大家起势,在发麻后还坚持站,手在配合吸吐气时没像第二次桩那样感到推、吸力。肚子正上方也有点刺痛,不知道是不是刚吃了葡萄干和枸杞子,刺激到,或者吸气太快太猛,冲疼了。总之有点不舒服,吸气时尤甚!停止刻意动手,就想肚子在呼吸时一鼓一缩,固定的手似乎被气包围了,呼吸配合肚子鼓缩也更协调了,又刻意去动手,伸缩,渐渐气感就起来了,两手间有个东西,推拉双手,我想知道它是自主的还是受我意念控制的,于是就不再刻意动手,结果它跟随着呼吸自动在动,和呼吸的频率非常和谐,共振,太奇妙了!我怕是我的感觉而已,于是睁开眼看它,心思还定住,在继续呼吸。天啊!它真的在动,自然的动,随着呼吸在动!怕心思跳走,赶紧又闭上眼,继续呼吸(一直都有点吸的时候鼓肚不太大、吸得不慢也不多,呼时能基本慢慢缩到极点),奇怪的事发生了,肚皮在往后缩、被拉着往后往里带,两手间吸力越来越强,肚子、脸、手指的皮肤、肌肉都被强力吸住似得往里缩,吸力、紧绷感越来越强。我一方面兴奋,一方面觉得奇怪,怎么只有吸力增强、外推的斥力呢?于是我在吸气(?)时刻意把两手拉得更开,天啊!吸力没断掉去产生推力,反而在我呼气时导致报复性的强大吸力,拉开的越远,反弹回的力越大,太大了!我手指奇怪的弯曲到一起,感觉肚皮绷得都紧贴肋骨了,脸也凹进去了,脑袋好像有热气往上蒸腾。

吸力太大了,我害怕了,继续闭着眼、呼吸着叫老师(当时想喊救命,怕吓着旁边其他站桩的同学),在和老师说话的过程中,嘴角都被吸得打不开了,老师把我的脚踢得更内旋,内扣角度更大,哇,臀部、腿也开始被牵拉着内收,太恐怖了,手完全变形,无法复撑开,讲话都困难了,感觉全身在收缩,要变形了,最后会变成一团,再变成一点,成黑洞了吗?老师可能也没把握了,引导我收功,让我去想关闭毛孔、把气聚集到下丹田,肚脐上下一长条、长块的确有特别的温热感。但刹车不太平顺,慢慢把收缩的肚皮、腿松下来,最后好久手指才能摊着撑开,收功一系列姿势在还有气感的情况下做完。之后,我坐了下来,散盘腿都还有气感,平复了好久。我觉得当时继续下去也许会突破一个瓶颈,到达崭新的层次。当然也有可能偏瘫似的变形,但是停下来的方式一定不好,不是最优的,不够平顺、自然结束。
非常感谢!因为王君武老师的发愿,让我终于感知到奇妙而强大的气,入门了!

27日补充。

之后,大家结束站桩聊天,同站桩的都说今天气感很强。山东来的三位明天就走了,老师再次表示只因为我不能去忙别的事,我说没关系,能理解,的确为我一个人不值,并且有了今晚的感觉,我很满意、满足,此行非虚,对我已经有很大收获,不能奢望太多。之后还谈到老师遇到过有风湿疾病的有我同样的现象—手脚变形,并说我这是气冲病兆,我在不久的将来,30多岁肯定会有风湿、类风湿反应,要多练,提前消灭它,气功对我真是特别适合。老师还说他有次睡功练习时出现灵魂出窍,坐起来了但站不起来,发现后又回到身体的现象。说不同人还有很多不同的现象。之后和大家还聊到疾病,别的气功法门及亲身感受,有个大哥,说就是旋转,之后感觉背着整个地球。老师说,的确,有很多方法修炼。

之后,睡觉前,我还想明天老师要是走了,我就也走,本来我来此就对辟谷没抱多大希冀,只希望能一窥气功,入得门中。

20日:

第一篇:


昨天吃了两枣、一小把花生和少量枸杞、喝了红糖水,晚上好像吃了花生。早上起来一点都不

饿,泡了杯红糖盐水,到楼顶去服气,自己不太信,没有饱得感觉。

上午出去称体重,少了0.3斤,额。早上还学打坐了,感觉和南怀谨说的不太一样,很多姿说得不详细,因此注意力不集中,也不喜欢音乐,背很容易弯曲,就干脆没坚持到音乐结束。同老师来的三人中午走了。

中午找到南怀谨七日禅修视频04,重新听了,还叫李同学过来看,对南师说的八触和六妙门有了深刻的理解,果真如此!没昨晚的感觉是听得没感触的。不再害怕那强烈的气感,知道要随它变,心不惧。在数随后应止、观、还(转)、净。之后午睡。
下午开始站第一次桩,老师明显心不在焉,理解,不介意。开始和李同学站桩,自行起势、架好开站,这次吸气时的外张力明显增强,自觉很奇怪,难道白天不会出现吸力?同天黑天亮有关,气分阴阳?同昨天一样,停住,不主动推拉手,慢慢肚子又吸进去了,吸力来了,原来的外张力我忘记注意了。吸力增强,手指又变形内扣了。不过不紧张了,还是小范围推拉,吸力聚得越来越多,感觉能控制住就在老师的建议下停住手的推拉,气没昨晚那样自发的推拉,可能因为我加意念让它不动,昨天只是没管它。老师让我在有气感后停止手的推拉,观想丹田,会有热流。于是我开始想丹田,注意哦,肚子鼓缩没了,南怀谨说的止息?出息住?我觉得基本没呼吸了。肚子很快有温热感,成长条状往上走。

我记得下一步是观,受这个已知的观念影响,我开始关注闭著的眼。我觉得可能真不应该看后面会发生什么,也许真就如所说,可是不是气自发引导我体会到得,感觉很可惜。

之后,明显感觉气离开紧缩得手指和肚皮,松开回来了。闭得眼能见到光,但跟我想象以为得亮度差距很大,也没自以为想象中的五彩光成像。只看到一个小圆圈里面有一点,意识还在猜该不会是八卦图吧,古人是这样发现的?!图像也很快消失了,眼眶扩大发麻。眼皮出现自动眯开一点,难道就是南怀谨说的含光漠漠,想闭都闭不上,有点奇怪,刻意闭上,又撑开那点缝,先是左边眼睛,我右边智齿在来之前就咬到似的,这几天一直隐隐发炎、难受,尽量在忽视它。

在我奇怪右眼怎么没撑开,动念后竟也撑开了。后期手上气感不太强了,进入了一个平静、基本放松的状态。腿也很轻松,我想进入了气功态后就没必要执着站桩的姿势,打坐的姿势也许会更有助于进入我以为的下一步观想,于是就坐下来了,单盘,眼也睁开了,眼眶还是发麻,气感进一步消失,我还以为这些心理活动太多,即分心太久,气散没了。但奇怪了,我盘上的那条腿开始麻、不完全同于蹲坑久了的麻,而是有热量串过来,脚底板都麻了。之后又消失了,不记得是不是因为睁眼,意念没持续,反正还是整体很放大,松开。眼睛,忘了带没带眼镜,应该没带,我当时想气功态下,那鼓发动起来的气既然有调整自身的能力,那我的近视眼会不会也调好呢?肌肉恢复弹性。于是放任眼睛发麻,眼眶撑大,透过窗外看到云,是下午天晴,很清晰。发现好多小黑点快速从我眼睛向所视的云远去,特别快!像光速。我当时还想这跟天文物理的光速、时空有没有关系,很远的星球发出的光到我们接收时那个星球说不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看到的光是不是就是此刻我们星球向外发出去的光,这一时间空间点下我发的光。的确神人即进入气功态的人可能坐上了比汽车快多了的交通工具,加速度运行,自身感觉相对静止,而普通人看他在运动。导致天上一日,地下一年?!我在看到远去的小黑点后,想怎么没有向我而来的光点(黑点)呢,哈,出现了向我而来的小黑点,不过很少,且我的眼睛很容易被远去的光点的轨迹所影响,导致向我而来的光点被忽略。

之后老师过来,看到我自行散掉桩坐下,问我自己松了啊,然后站桩时间也到了。老师带着那男生收功,我坐着跟着做完。还是有点懵。好像还有个闭眼阶段,我看到红亮光,估计是睁眼太久的正常镜像,红色一片中有个绿眼睛的形状,怀疑之前的太极图是那眼睛里的眼球。

跟老师说了我的全部过程,老师说我可能是练气功的奇才,说他练功半年,甚至一年才有这些观想,他女儿(12)岁,更小时更灵敏也10天才有。但是之后老师就走了,也没告诉我之后会发生什么,没告诉我要调整、注意什么,能感觉老师在忙别的,没重视我的特异性,或者我的确不需什么特别注意。

27日回忆:

好像是这天下午,我和李同学谈了些心愿的事,老师说辟谷前要定个目标,说自己准备辟谷好多天,这是一件有益身心的事,不使傻饿,身心会自发调整,编程的。然后,李同学说他气感不强,到第七天两手周边才有明显的粘滞感,之后也没我的那系列感觉。我后来突然想到,他来之前的目的就是为了辟谷、提升阳气,他做到了!而我,就是为了入门气功,我也做到了。心念多么重要啊!他说的确有可能如此,我们看了当初填得报名表,的确都达到了,除此之外,就收获较小。

还给他介绍了些王善人的书、心念与疾病的重大关联。

当天,早上,他还教了我一些在今日学堂清心班的功法,六字吐浊气的,端水练腰功的,飞鸟式的一种桩、扬柳什么的能演化为太极和其他拳法的基本功等。

当天下午第二次桩,我因为第一次特累,气散的不好,感觉很压抑,呼吸也不畅,就自己出去走。刚下去没多久,李星就喊我回来,老师要带练第二次桩了,我回来问了下老师我下午这样的反应很大,现在还没平复,能继续站吗?老师有些不可耐得说,没问题啊,他们那时候练习时,一天到晚都在站。在老师喊回来念完前奏后,我沉不住心情,觉得没意义,希望留有精力,到晚上体会更多、更久,于是自己停止,跟老师说了下我的感受,经老师同意出去转,然后再外面闻到饭香一点也不心动,不饿。第一天闻到还心动。给老公打了电话,当时还说要继续辟谷,气功也入门了,感觉很奇妙。

第二篇:


晚上,第三次站桩,小吴老师(回鉴)带领我们放松,起势。老师没过来,收功也没过来,好像。发生了什么呢?有点混淆。
我记得之后和回鉴交流气感,我说了我的,他说他是感觉气在下丹田,像压缩棉花一样。呼吸,肚皮鼓缩,气越来越强,到一定时间、程度就停止了,像棉花被挤成一团,再来呼吸,肚皮鼓缩,又压缩一次。他强调压缩的气向别的地方流去,像水往低处流。他身体上先是肾区热,然后是后背很热,透到前面心区,他是一直站桩的,后面腿也有气感至脚心,手内侧(尺侧)心经线路也有很强的气感。但都是通过下丹田输送的,下丹田像一个接受发射器,他能在那感觉到气积聚、压缩(能感觉到输送吗?)

我记起来了,那晚回鉴念"放松,想象全身四(十)万八千个毛孔都打开,人在气中,气在人中"时,我就感觉到周边的热气,手上开始有气感。然后站桩聚气后,手上很大的气球,但手没有变形。保持手抱气球的姿势不变,体内后背有明显的热气,最后整个胸背、腹腔都很热乎,明显热源我现在只记得后背上部,头也有热气,好像全身,上臂和大腿处都出汗了。然后我发现,手上的气不足了,我又继续配合呼吸、鼓缩肚皮来推收双手,气又补起来,我又用补起来后的气观想身体别处,我记得好像是眼部,眼皮又轻微撑气,能看到站在我前面的回鉴在推拉手。后来我好像又盘腿坐下,好像是散盘,能明显感觉肚皮松软,不是以前聚气时的紧缩,但手间的气球一直在,我坐下后手没像下午第二次时睁眼,手也没改成打坐叫的丹田前相交或掌心朝上放在膝盖上,而是继续抱球状,气一直在,后来一直想观想吧,记不清了这一段发生什么特别的没,好像手一直抱球状,最后刚准备两手罩住右下巴智齿处,想让炎症消掉或者气感让它赶紧冲出来,真正解脱,还没什么观想就到时间了。

最后回鉴喊收功,一系列,我好像跟着做了部分,想关闭毛孔,把手上的气散掉,但是没成功,两手已经分开了,但仍能感觉手掌心上较厚,2厘米至少的厚气,人也像下午一样发懵,看着他们收功完自由走动。然后尽量放松收回自己,和回鉴交流起来,如上。后来回鉴听了我的话,建议我把手上的气慢慢按向下丹田,看能不能聚集在那,我告诉他其实我有个心结,南怀谨说不要守丹田,那里不应该是封闭的,应该像四面都打开的房子,气来去自由。尤其是女的,刻意守丹田会崩漏,大出血的。回鉴回答什么了我忘记了。然后让我自然甩手,手上气感也许就能消散。我用的老师那个意念力锻炼方法,用力甩手,心里喊“去”!好多了,气剩的很微小。

我觉的我要找个地方、远离家人、人烟,比如武当那个三丰宗师的山洞。因为在这时间短、很容易被打扰、中断,且我也不知道入定后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有些奇怪的举动,吓坏家人,周边的人以为我走火入魔了之类的。

和回鉴谈讨完气感后,好像是当天或者1819号晚上,还和李同学、回鉴探讨了今日学堂校长的只破不立,这种模式让我很痛苦,学中医后。之后还有介绍校长老婆吴老师的一些事情,也很认准心理学!他们儿子的透彻能力、这种教学模式的介绍等。之后觉得牙齿严重了,就去睡觉了。

回鉴还总怀疑我,肚子丹田处没气感是因为剖腹产,包括站着气不顺着腿往下都是这个原因,他是下丹田处收集,然后向上向下传导开来。我给他讲了下我生孩子的过程和必不得已的选择,挺有意思的,生孩子也是个很奇妙的事情啊。他后来能不那么排斥西医的剖腹产了吧,有些时候真的是救命的!不要一味排斥,就像我对佛、仙也不是一味全信,那么高高在上,我不能质疑。我觉得一切都可以推敲,但是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无知无缘就去断然否定。

21日:

822写的序

21日去医院;心的转变,;复谷、准备离开;给钱老师以及对话,关于自我保护与娇气,我父亲对我的期许,我让他失望;气功练习后续问题;缘与老师的发愿改观。

老师离开,夜晚的站桩,喉咙、肚子有东西掉下,眼突闪现亮光,但很快消失。宁静、收功越发顺畅。

再次和回鉴、李同学交流。

27日写回忆:

因为20日夜,右边智齿发炎越发严重,脸肿起来,摸到颈部淋巴球,耳朵前面神经牵扯疼痛,夜里一直没睡着,只能朝右侧睡。我知道我的炎症很重了,我开始担心继续放任下去会引发我原有的疾病,于是21日早,我起来和老师说了情况,老师说干脆你结束辟谷吧。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我知道老师有别的事要干,心事已不在这。而我在老师说可能是气充病兆后立刻否定了,因为我之前就肿过两次,来之前已经隐隐作痛。心里很急,很矛盾,不知道要不要就这样放弃,又和重庆那次一样,是真的保护自己还是太娇气。后来还是去医院了,他们当地话跟外语似的,在那生活的外地人比北京的还是痛苦些。

回来后,老师问我和李星接下来怎么安排,我说明天或后天走,给老公打了电话,老公暂时不去杭州出差,于是我基本决定去舟山强哥那看看,一是好久没见,二是和西医聊聊,三是去普陀山看看观音道场,貌似我的气功就是观音的安那般那法门,也许能碰上什么奇缘。

医院回来后,中饭前,问了李同学上次辟谷的同学给了多少随喜钱,我虽然没待那么久,但我真的遇到了莫大的机缘,能一窥气功,于是多给了几倍,本来准备给更多的,还是有些缺憾吧。老师是坚决不要的,最后我坚持了,这是为了支持老师免费结缘教1000人辟谷的无量功德,并且我的人生认识也的确得到了新的飞跃。

老师指出我比较娇气,对我练功总自行结束,不坚持和因为牙疼就去看病等事件不太认同。并说我自己练,他表示担心,怕出岔子。要我忘记在这所学,找个能长期跟得气功老师好好学,还说我很敏感易感知,还教我一个控制电线环的方法来练意志力。中午吃饭,还和老师谈了下娇气和自我保护之间的平衡点问题,讲了下困扰我的IGA肾病,老师也没说什么特别的回应吧,说别的去了好像。下午,老师就走了,让我别自己练气功,别继续辟谷。如果找到气功老师,他可以和那个老师聊聊,看是不是真有料。老师自己没得推荐,因为95年反气功后,他就和老师、同好断了联系,他自己也把注意力挪到子女身上,如何办好私学上。以后子女大了,他年纪也大了,才应该会重新拣起气功修炼的事。

到晚上,我的心态基本已经安定下来,智齿导致的耳神经痛因消炎药已经缓解,我开始自己动脑筋想我的智齿问题,并认为和脚崴了肿一样,这个发炎肿了,压迫了神经,所以很疼,我可以也采用冰敷的办法来消肿,这样就压迫不到神经了。于是就用食堂冰箱里的冰镇啤酒瓶冰敷了。还搜了智齿相关,发现西医认为大多智齿都影响生活需要拔除,只有少数长得很正的可以保留。我在想,它为什么叫智齿呢,说刚好是20岁左右发,智慧萌发的时候。回鉴也说他长了智齿,半年很小心的对待,现在长出来了,很好。我想,这小子:)很早就接触到了真正的好书,智慧萌发的快些吧。我可能在接触好书后,智慧也提升了,说不定真是气冲病兆,就像以前上火会肿一样,都是一种内在的能量在爆发,我练气功,内在的能量被激活也同上火的表象是一样的吧。并且好多人长智齿或虫牙,我那个妹妹好像没看医生,让它自动蛀没了,也好好的,太紧张了,任它发展也没多大事,就像乳腺癌似的,不管它比接受西医治疗活得更久。并且,我突然想到今日学堂的只破不立,说不定真是想让我们自己动脑解决问题呢,我学中医针推班后,对好多医生都怀疑,不信,生病都找不到可以信赖、依赖的大夫帮我。我们这一代,是不是太依赖他人了?!不自己去寻求解决办法,总是想依赖他人,自己不管不顾,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生病就精神脆弱的不行,总想粘着某人,全身心依赖别人,自己什么都干不了!虽然的确有分工,各有所专,作为集体互相帮助,但完全没有自己的主见,过度依赖他人是不对的!!!

以上,我的心态调整过来了,我的精神不在脆弱,向内求,心更静、更自信,真正平稳、平静下来,对外无所求!

晚上,在回鉴的带领下,和李同学一块开始站桩。这次,气感起的也比较快,和前几次一样,特别新的感觉点也发生了变化,我现在(28日)回忆不太具体了,也是先手有感觉,肚子被吸着缩起来,就像在肋弓出扎口,肋弓以下都紧贴后背,然后突然有个东西,从肋弓上一点掉了下来,掉到下面收紧的地方以下,应该是膈肌那,从上面掉了下来。然后又有个东西从咽喉沿着喉咙掉了下来,缺盆平行线那,没继续往下掉。眼睛还突然闪现了很强的亮光,很快就没了。之后我又很轻松了,然后也坐了下来,没盘腿,而是一腿弓着,一腿放平,两手放在放平的那只腿的小腿后跟处,奇妙的电感又顺着腿到了脚板心,并且我手握着的地方,肌肉开始跳动,很明显,后来整个小腿的肌肉,脚踝的肌肉,脚上的,感觉的都在气的推动下微调,很明确的动,不是感觉。还是左腿比右腿感觉更明显些,然后我把手放在右脸牙肿处,希望气让智齿更快的萌出。没放多久,回鉴就开始喊收功的一系列功法了。

这次,我心特别宁静,收功感觉也特别顺畅,没做什么特别的收功功法,气感就安静下来了。

我事后想,针推班那个有气功能力的曾同学就说过我很容易反胃,呕逆。有个东西顶着胃了,我想这次掉下来的东西会不会就是顶着胃的东西(或者丹田气(元丹?),这个可能性太小,不会那么早)。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顶着胃的东西,曾同学给我的手机号也关机了,没法让他帮我看看下去没,他就看了我的耳朵说得,他是个奇人。后来到今天28日,做过5个小时的长途,等等,我都没恶心、吐过。我越发相信气功的确帮我把这个东西调整到合适的位置了!不知道喉咙里下来的是什么东西?!

练完功后,还和回鉴交流了下,他说我是聪慧的那类人,建议我多看看佛学,尤其是禅学。还聊到他的经历,很幸运,初、高中就接触到了一些好书,大学更是刻意研究。还说到化学与物理,我突然想到化学是平行的纷繁复杂的科学,而物理是纵向,求简的科学。而大道至简!学习物理很有必要。

22日:

买了23日早上的票,去在舟山的表哥家,我查到我的呼吸法和“安那般那法门、六妙门,请观音经的重要行法):数、随、止、观、还()、净“有关,决定顺道去普陀“观音道场”看看。

回鉴教了我剑指桩,三角金刚桩是聚外界的气,转化为丹田气的。而这个桩是发气给外界的,不动用自己的丹田气,而是聚外界的气,大部分用剑指给某人某事,小部分继续转化为丹田气。我当时状态不好,又是早上,且认为自己目前根本还没有余力,自己聚得丹田气都不够,需要好好找个时间、地点、明师指导闭关修炼下,因此没认真练习。

学堂做饭的阿伯给我喝得“葛”粉,凉性很大,清火效果很好,很好吃,效果也很好。和阿伯聊了下民间验方,阿伯还说可用水里的小田螺炸碎了,用棉布包着贴肛门处治痔疮,也是极寒凉之物,效果非常好;还有治中暑的一种粉,我听不明白叫什么,江西玉山,三清山那的老人可能知道。让我想到走方医!回鉴说他们那现在都还有,就7-8月出来卖祛暑的药。

下午,雨过天晴,喊李同学上天台呼吸新鲜空气。因缘讨论到教育对子女性格的影响,阴阳平衡很重要啊,不仅仅是中医上的,父母的教育也是,夫妻相处也是,我想很多事上都是,所以阴阳是易经的基础!哲学的基点!

晚上也没有跟着站桩,心里很平静,等着一个很好的时间、地点、明师让我能好好闭关修炼,不知道会多少天,会发生些什么。并且认为辟谷是为气功服务的,别颠倒了。在准备闭关修练前,辟谷一段时间,开始,之后入定后自然更不会饮食,不知多久,不知会发生什么。期待这个机缘!

26日:

23日一早坐客车5个多小时去舟山找表哥,回鉴送我去汽车站,让我多了解下佛学中的禅学。下午爬竹山,看抗英鸦片战争纪念片,看定海海沿线,和学西医的表哥交流后得知我家的确有免疫性疾病的遗传性,我想我的确提前调出了我身体里的“鬼”。

24日一早坐公交、轮船去普陀山,看普济禅寺、法雨禅寺、看杨振宁写佛教与科学彻底相容的文章。喝了仙人井的水,下午去南海观音的路上肚刺痛没看成,拉了很多,我觉得是在清肠。我在来这个班之前,因为正当暑天,一直吃得较少且大便溏,复谷后的这些天因为牙、脸肿一直吃的很少很淡。现在9.6日看来的确是好事,看来我没用老师的柠檬盐水也完成了清宿便。

25日,改签飞机,赶赴宁波机场回北京家,买了小滚的礼物(书)才停雷雨,9点顺利到家。

结束7天的浙江行(算是我的打七吗?呵呵),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