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慧文化养生网
福慧私家武医学堂主办
帐号:
密码:

微信公众平台:wjw36935   微信:wjw36930

 手机:17620328768























       我们的网校

  我们的教学网店 

 个人微信:wjw36930

 手机:17620328768

 

 扫一扫关注我们公众号吧


视力提升班报名表.doc
40.0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是否有必要让小学生接受“残忍教育”

浏览数:44 

 是否有必要让小学生接受“残忍教育”

语文教师:来点“残忍”是必要的

  王老师上课时,南京拉萨路小学校长周荣华正在现场。她认为这节课是有点残忍,但是这是一种生命教育,最终让学生体会了生命的珍贵,感受到爱。

  周校长说,相信这堂让孩子们流泪的课,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认为这也是一种挫折教育,“失去亲人”的刻骨铭心的教育。对现在的孩子来说这种教育是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出发的。六年级的孩子应该经历这些,而现实是,孩子们被捧在手里,什么也不能碰、什么也不能讲。如果多一点这种教育,他们的承受力更强。所以说,正面、快乐的教育和有点“残忍”的教育都是必需的。

  周校长曾多次听过王老师的课,她说,王老师教作文的方法有很多种,有些就是充满了激情和爱的,而这一次的教学方法有所变化,同样很好。她说,在南京的小学课堂上也有类似的挫折教育的方式,只不过程度没有这么深。

  另一位老师说,当时在课上大家的反应相当一致,老师们一开始觉得对孩子有点“残忍”,但王老师把握分寸比较好,对孩子们无论是在作文上还是在他们的情感上都有较大的冲击。

正方观点                                 

  赏识之外需要“棒喝”

  申猴:长期以来,对子女的教育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只有“赏识教育”才是对的,其他的都不够“人性化”。然而,赏识教育到底怎么进行好像没几个人能说得清楚,一味地温柔与迁就却大行其道。结果呢,孩子们的环境虽然越来越宽松,但对家长、老师的耐心教育产生了“疲劳感”。

  在“赏识教育”中,插入看似“残忍”的教育方法,不啻为一记“当头棒喝”。

  虽然称为“残忍”,但不用体罚、不用嘲讽,却给幼小的心灵留下了如此深刻的烙印。在这种独特的教育方法面前,孩子们仿佛在瞬间就获得了平素几年、十几年都无法学到的宝贵体验。究其原因,是这种与泛泛说教有着强烈反差的“残忍”起了作用。它激起了埋在内心深处的爱心、感激、善良、亲情,使之冲破层层冷漠、麻木的表象,展现在众人的面前,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美好希望。归根到底,“残忍”的目的,是缔造至善至美的心灵。

  草木菁华:教育的方式多种多样,残忍教育只是其中一种,只要运用得当,何必拘泥于形式呢?

  亲人终将离别,这个道理孩子们不明白吗,只是这一天的到来,似乎遥遥无期,所以才会忽略。这节课后,除了一篇篇饱含深情的佳作,孩子们应该还学到了珍惜和关爱。

  就像海伦·凯勒在《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一书中所写: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只有失去了的东西,人们才会留恋它,人得了病才会想到健康的幸福。这次的教育与其说是残忍,不如说是真实,生离死别,是不能改变的自然规律,老师只是虚拟地把时间提前了,让孩子过早地面对,也许在情感上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更有助于孩子珍惜与亲人相处的时光。

  bssts:通过“让至亲在纸上消失”的想象,就把孩子引入生离死别的场景,从而真切地品尝到人间悲情,感受到心灵的煎熬,这不啻为一场实战演习。而孩子们也在这场“演习”中表现出色,不仅交出了一份份令老师和家长刮目相看的习作;更难能可贵的是,通过这场情感体验,让孩子懂得亲情的珍贵,也会懂得感恩回报,实在是一种启发心智的有效教育形式。它没有空洞的说教,没有作秀成分,较之于那种让富家子弟和贫困生互换环境的教育不知要高明多少,负作用也小得多。

  神五神六:这堂作文课之所以上得好,不在于形式新颖,而在于让孩子发现了内心中埋藏的真实的自我,触动了真感情。有人会说这样的方式,让孩子经历了一次心灵的磨难,有些不近人情,但是我们应该懂得“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没有一点挫折的孩子将来如何面对复杂的社会和多变的人生旅途呢?经历一场失去亲人的伤心体验,让孩子更加珍惜亲人的关爱,懂得感恩,懂得回报,这不是一堂简单的作文课,而是一次心灵发现之旅,一堂亲情温习课。

反方观点                                 

  别让“残忍”害了孩子

  火言火:“残忍”的办法确实使一些孩子写出了感人的作文,也可能使一些孩子从此珍惜亲情,但从另一个方面而言,也在一些孩子心灵深处埋下了“残忍”的种子,他们从此知道了用什么办法“对付”与自己不和的人。

  写好作文,关键在于对写作产生浓厚的兴趣,细心观察生活,热爱生活,再就是掌握一些写作技巧。用那种“残忍”的办法只能起到一时的效果,难道就不可以让孩子从同情、善意、怜悯中产生心灵的震撼吗?

  小小鸟:“亲情测试”有其残酷一面的副作用,让心智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学生承受,合适吗?小学生需要的是正面的温暖和鼓励,突然强迫他们做出一个无比残酷的选择―――虽然是虚拟的,但孩子更会较真,对心灵十分稚嫩的他们来说,是一种难以承受的负担。我觉得,类似“亲情测试”,对象年龄段应该是高中生以上的群休。

  阿西木:把亲人从这个世界上一个个抹去,这样的假设对小学生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精神折磨和恐吓。巨大的危机激发出来的“真情”的确可贵,但这对学生提高作文水平有什么帮助?一堂作文课实际上被演变成了一次情感煎熬,是对孩子幼小心灵的伤害,蜕变成了一堂情感考问课,老师仿佛已经不再是老师,而成为了一个扼杀亲情的“凶手”。

  中华路 从建锋:这位老师真是够“狠”的,为了一篇作文,就要让才上六年级的孩子体会一次“生离死别”。而且,还是要尚且年幼、纯洁的孩子亲手用笔“做掉”自己的亲人。如果许地山、朱自清也“有幸”成为这位老师的学生,还能写得出《落花生》、《背影》这般虽无生离死别,但却字字动情的文章出来吗?正如老师所设想的那样,“仅用15分钟,一篇篇感人的文章挥笔而出”,可是读着这些只能算是问号与感叹号叠加的所谓文章,实在如鲠在喉。

  作文,就是做人。这位老师不去教导学生如何学会观察,如何去体会亲人的关爱,反而要他们残忍地“做掉”自己的家人,然后再去体会亲情、关爱,这岂非本末倒置?

  如果这位老师是项羽的儿子,他一定会说:“父亲,你别过江,就自刎一回吧,我好写篇空前绝后的文章。”

另类思考                                 

  我曾经历“残忍”教育

  雪天的星星:上大学时,一位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老师曾经也给我们做过这个实验,可是已经20出头的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生观已经形成的缘故,只是把它看成了一种游戏,课堂上没有现在的小弟弟小妹妹那样的情感爆发,更多的是嬉戏。老师问我们划去亲人的时候是什么感想,我们根本答不上来,甚至在别人回答的时候起哄、取笑!那时,这个测试在我看来只是老师的故作姿态,做这种不由我们掌控的生死游戏根本就是胡闹。

  这些小学生的反应和我们截然不同。是年龄的差异让我们不再在意亲人,还是尘世的洗礼让我们忘却了该有的感动和激动,我说不清楚。他们现在不要考虑住房、工作、竞争等问题,所以亲人就是他们的幸福源泉。

  或许有人认为这种教育对这个年龄段的小孩是残忍的,但是扪心自问,现在的你做这种测试,会有启发吗?等他们长大了,这种教育或许也会像现在作用于你我身上一样,只是起些微小的涟漪。所以,这不是残忍的教育,是现实的教育!

  海之蓝:作文课,一是要教给学生一定的作文技法,二是要想方设法激励学生观察生活,进行各方面积累,三是要让学生在写作实践中有所收获。而这节课只不过特设了一个情境,引发学生某种共鸣,然后让学生把这种即时性的体验写出来,是一种快餐式作文,它并没有在提高学生作文水平上有什么作为。在这节课上,学生有话可说,可离了这课堂,“挤作文”的学生同样要继续“挤作文”,因为情境没了。

  原载《现代快报》


下一篇:  语文学习法